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发条虫]

……在最美的夜晚停留…… ~

 
 
 

日志

 
 

[转]建筑与哲学  

2007-06-04 22:02:43|  分类: 笔记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筑的“主义”杂谈

顾晓伟

摘 要 该文罗列评述了九种不同的建筑的“主义”,其目的是想告诉读者在我们认识建筑,思考建筑和人的关系时,关键是对建筑的本体要有新的认识。
关键词 建筑 主义 本体

Abstract:Through listing and discussing nine different schools of Architecture ,the author try to put forward an argument that the readers should pay their attentions return to the Noumenon of Architecture when they understand Architecture and think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uman and Architecture.
Key Words:Architecture School Noumenon

  今天建筑系的学生,刚上设计课,便急于将各种“主义”派上用场,有的同学更对高年级同学言必称解构、隐喻心慕不已,而高年级同学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面的扩大,面对着更多的“主义”,心中反倒只有迷惘、没了主意,回想我学建筑时也是如此。如何引导学生正确看待建筑.看待自己,是我们教育工作者的职责,如何完善建筑教育的体制和方法,更是我们不可回避的责任。以下随便罗列九种不同的建筑流派,通过比较和批判的方式,评述其特点和弊端,其目的是想告诉读者我们在认识建筑、考虑建筑与人的关系时,不必被各种主义牵着鼻子走,关键是要对建筑的本体要有源于自己本心的认识。希望诸位能从我的狭隘和偏见中得到收益。
  1 现代主义和行为主义

  查尔斯·詹克斯的宣称现代主义建筑于1972年的死亡[1],虽被证明不过是一句戏言,但现代主义建筑在世界范围内的日薄西山,却已是不争的事实。让我们来看看现代主义的宣言:“建筑艺术根据标准办事,标准是有关逻辑、分析、深入的研究的事。建筑是……高等数学……由选择强制地规定的标准是一个经济和社会的需要。” [2]柯布西埃的话今天听来未免已面目全非。以先验的自明公理为前提的逻辑理性主义(以功能主义为代表)把人与建筑都看作是抽象的概念和事物,理性地将设计分解为功能、技术和形式,并认为人造环境与人类的活动和经验的关系最终是可预测的。其所带来的平整、光滑、千篇一律的建筑,在冲击整个世界使之变得面貌相似的同时,其潜台词就是建筑的形式及其表现应是透明的、自明的,对每个人的意义也都一样。
  而作为实证理性代表的行为主义又怎么样呢?行为主义的出发点就是想通过对特定环境中事件活动的分类统计,来得出一个好的环境的指标。请注意,这里的假设是:如果能找到事件和空间使用的必然联系,就可依据不同的生活给出特定的模式,以弥补早期功能主义的缺陷。作为行为学派的精致化,数学模型通过计算机的普及而涉入建筑研究,表面上看起来,似乎行为主义者为测定建筑对人的效果提出一套理想的方法,但遗憾的是,行为主义的中立——一套刺激、观察并分析的技术,本身暴露了一种特别的态度,那就是把人类不过当成是机器来研究,其后果就是强迫人们以某种方式生活于按照行为模式设计的建筑中。
  逻辑理性和实证理性都不能令人满意,那么现代主义之后呢?
  2 后现代主义和符号学
  作为一统天下的现代主义衰退后的补白,后现代主义建筑及其理论呈现出一种令人头晕的杂乱无章。美国通俗后现代作为最早反对现代主义的流派,其特点是装饰主义、历史主义,它提倡随意装饰,形式和内容的分离。作为代表建筑师和理论家,文丘里提倡向城市广告学习,主张“表里不一”和“兼容并蓄” [3],作为文化断裂的应急反应,通俗的折衷主义由现代派的机械决定论转向主观随意性。其在逻辑上和科学方法上虽然反对实证主义,但多数人仍然接受了实证主义关于美学价值是主观的思想,从而把建筑形式看作是主观的表现,建筑风格是个人爱好。因此,后现代主义标榜的多元化实质上仍是观念一元论,后现代主义和现代主义仍是一只硬币的正反两面。
  那么在后现代主义的浪潮中,起到推波助澜作用是什么呢?正是隐藏在它后面的符号学。 跟后现代主义一样,符号学认为建筑是有意义的,无论这种意义是建筑师试图表达的,或是建筑在特定联系中产生的意义,或是其他因素而来的象征,隐喻或联想,总之建筑变成了一种表现其它内容(意义)的工具。建筑与意义成了一种能指\所指的关系,一种一一对应的不可分离的关系。将建筑的意义局限在外观的相似上,如查尔斯·詹克斯所说的象船、象钢琴,便取消了建筑作为形象存在的实存基础(existential basis),并将其缩成为一种专横的,文化决定性的构成概念。事实上,在建筑形象上,许多时候能指和所指的是分不清的,建筑物既是所指的同时又是能指,因此,建筑的意义永远在能指(signifier)与所指(signified)的关系过程中,即意指作用(signification)中,意指阶段使形式与意义变为一体的存在。符号学的概念只适于沟通(communication)而不适于理解与揭示,事实上,建筑永远承担不了完全沟通建筑师与使用者的语言功能,不管这种功能是艾柯所称的第一功能(Primary function),还是第二功能(secondary function),正所谓有1 000个演员就有1 000个哈姆雷特[4]
  3 美国理性主义和意大利新理性主义
  美国理性主义即所谓白色派,其代表即“纽约五”,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专注于符号学语意研究,迈耶(Richard Mier)则着迷于语法构成。这一派的建筑师似乎深陷于竭力表现形象的逻辑性、深陷于建筑师制造困难和克服困难技巧的游戏中,对建筑和使用者关系的轻视,对城市的漠不关心,使得白色派从极端的理性跨入了无理性。复杂的语言意义只有作者本人能够理解,显然,对建筑自身构成逻辑的追求,对符号生成结构的着迷,可以看作是有诱惑力的游戏,但不能作为解决建筑存在问题的哲学回答。
  让我们看看号称站在功能主义和通俗文脉主义对立面,代表着新时代国际风格的意大利新理性主义又如何呢?本世纪60年代,意大利新理性主义代表人物阿尔多·罗西在其著作中声称:“真正的建筑必须产生自最严格的逻辑和理智。……类型是恒常不变的,而且也是不可或缺的……因此类型学是研究构成都市、城市或建筑的元素之中首要核心的类型。单一中心的城市以及不论是集中形与否的建筑物都只是特殊的类型学的问题而已……所有建筑理论都是类型学的论述” [5]。这里强调的是形式作为历史演化的产物,有着自己逻辑生成的规则,并认为形式理性可以运用传统建筑原型得以体现。显然类型学的目的是为了发现这种先验永恒的类型(原型),并据此维护城市文化和历史中早已存在的永恒涵义的延续性。虽然据说被发现的类型学模式都充满了文化涵义,但类型学方法分析特点的同时性,使之全然不顾对象偶然的功能因素而专注于自主的形式,因此实际上无法照类型号所认为的那样达到延续历史文脉的功能,用类型学的方法来分析福建圆形的土楼,并认为这座客家群居的土楼表达和圆形监狱同样的涵义,这显然是荒谬的,较之后现代的肤浅和对历史任意的解释,类型方法显示的“物决定人”的机械唯物主义模式具有更多的旧形而上学的痕迹。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认为,退缩到永恒原型的象牙塔,使新理性主义失去了把握文化真实内涵的可能性,由此而来的对历史和文脉的关注显然只是一种梦幻。
  上面我们讲了这么多“主义”,归纳起来,我们认为它们只不过先验逻辑理性主义和科学实证的经验主义或正面上的延续,或是反面上的继承。它们在理论层次上的自相矛盾,都是源于认识论观点上的一元论思维方式,即就是我们称之为“本质主义”的思维方法。这种思维模式认为逻辑和推理,分析和实证可以直达现象深入揭示事物的本质,“对象化思维方法”即通过现象求本质的思想方法,是“本质主义”的基本特征。逻辑实证主义在非人的机器及工程上的成功,并不能掩饰它作为方法论处理人类事务的天然缺陷。从本世纪初以来,从自然科学到人文科学,从观念到实践,一切根本性的变革已经开始。
  4 结构主义与解构主义
  结构主义以“反意识哲学”为旗号,强调的是通过分析浅层结构而寻找深层结构这样一种中性的操作式归纳。与传统理性方式不同,结构主义认为事物本质应该在事物之间的联系中寻找,因此与现象学思潮具有同样的反本质主义实质。作为结构主义的鼻祖,列维·斯特劳斯的人类文化学研究开创了文化学的系统人文科学方法,文化学的研究方式近年来亦被引入到建筑领域,并在揭示建筑存在涵义的问题上起到了相当的作用。与前述的行为主义者一样,结构主义也都坚持分析过程的中性操作可以保证结构的客观性,然而不管结构模型本身如何精致,都只能是现象世界的简化,偶然的随机因素往往破坏了结构保持其自身完整所必需的同一性和整体性。结构的网络不管编织得如何细密,“存在”这头怪兽也总能找到缝隙钻出来嘲弄结构的缔造者。任何理论都预先埋设了一个观察的角度,都只能说明和把握实在的某个层面。
  解构主义从结构主义的阵营中来,解构主义旨在通过拒斥中心,颠覆秩序,解构人与理性的优先地位已达到西方形而上学阵营的彻底反叛。解构主义把抨击对象确定为结构主义的整体性和同一性,雅克·德里达(解构主义思想界的代表人物)认为结构主义是西方形而上学的逻各斯中心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结构主义的“结构”中心性、整体性是建立在“在场”(presence, 即现时呈现的存在实体,代表实在、本源、本质、真理、理性)的基础上的,因此必须打破,进而颠覆传统形而上学思维方法的二元对立的基础。
  在解构主义看来,任何统一性、同一性、整体性、确定性、权威性、直接性和目的性都应予以消解,而代之以差异、矛盾、残缺、散乱、突变、无意义和无目的。但是,解构主义面临无法克服的“自我参照悖论”:一方面,它攻击形而上学,而又不得不踏在形而上学的基础上;在拒斥中心性、整体性的同时,却又强调差异性、局部性和矛盾性。从而陷入了另一种逻各斯中心主义二元对立的泥沼。
  因此,从建筑实践的角度看,解构主义不具备任何可操作性,按照德里达的方式说话,只能说出“现在在下雨而且没有下雨”[6]之类毫无意义的话。解构一旦变成一种风格(风格意味着某种特定的构成方法和法则),解构主义就不是真正的解构主义。因此,解构主义建筑采用扭曲、错位、变形的手法使建筑显现出偶然、无序、松散,所解的仍只是建筑构图和构件之“构”。
  5 现象学
  结构主义试图以理性的分析方法来探究人类非理性存在的奥秘,而现象学则希望以非理性的直观的方式去洞察人的真实的存在。要提现象学,不能不提到胡塞尔。胡塞尔以现象学的研究开启了非理性主义时代认识论上的大门。这里的“现象”,既非唯物主义的事物表象,也非唯心主义的感觉表象,而是指包括抽象观念在内的能够显现在意识中的一切东西。现象学反对现象与本质,主体与客体的二分法以及本质决定现象的观点,在这里意识作为现象是纯粹的,在它背后什么也没有,因而只能直观地把握,“现象就是本质”,描述现象,直观现象,才能把握本质,求得“真知”,从而知晓“意义”。
  现象学对建筑研究最具启发意义的是其将立足点放在人类生活中最基本、最本质的“日常生活世界”上,抛弃一切科学、哲学的“成见”或“偏见”,将意识集中在纯粹的现象和人们在生活中直接感受和经验的事物上,从而把握事物的本质。 诺伯格·舒尔茨的“场所”及“场所精神”理论是建筑现象学理论的代表。舒尔茨认为现象学的抛弃科学哲学的“成见”回到事物自身在建筑的讨论上就是要回到“场所”,从“场所精神”上获得最根本的经验,“场所”是质量上的“整体环境” [7]。舒尔茨进一步批评了当代现代主义建筑理论以数量、功能等抽象的“科学的成见”和概念化的“偏见”来对待生活世界,抛弃了最基本、最具体的作为具有特性的“此在”的场所。在这里,诺伯格·舒尔茨为西方的建筑界提出了,确切地说一种“新”的态度。西方建筑师们所受的教育多是关于“空间”的美、“秩序”的美、“结构”的美,舒尔茨在引经据典的同时,提出建筑师要“感受”建筑作为“存在”的整体性,建筑师不能只看比例和造型,而感不到建筑的质感、光感、声味以及自发性的重要,他觉得正是这些偶然,这些自发性,这些充满历史人情和充满身体感觉的事和物、内和外、虚和实,这些百姓给与建筑的多元性,才使我们的大街小巷生动起来。
  但是现象学提出的只是对事物重新认识的态度,并没有为生活与行动作出直接的指导,因而现象学派也因此五花八门,有马克思主义现象学、存在主义现象学,也有不可知的现象学等等。当建筑师或规划师把现象学翻成设计、规划的原则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且多庸俗化、简单化。但是不能否定,这种新的人文主义态度对我们的建筑观具有启发意义。
  今天的建筑实践和建筑教学,还是将设计当作一种创造物质环境的客观活动,这从无论是学校还是社会上,从建筑师到青年学生,从一开始无不列出设计任务书,列出所要解决的问题、所要达到的目标以及所用的手段和方法,画出的各种泡泡图中可以得以证明。这种理性的操作方式使得建筑师和青年学生在并不了解人们是如何感知和经验作为物质、社会和文化环境的建筑的情况下,能够快速、简便地制造建筑,其结果就是建筑师和学生相信设计并不包括人们的经验、知觉、意识等精神范畴和社会文化范畴的东西——对生活的理解应该成为建筑设计和建筑教育的首要问题。
  文章到此,似乎可以收场了,从现代主义到现象学,我们似乎在短短的篇幅里,从最无机的世界跳到最有机的世界,而且读者们会发现,越是到有机的世界里,中国传统的整体型思维越发显示出它的适用性,传统中国艺术讲究“气韵生动、残缺、模糊、戏剧性,似是而非,强调的是主体的参与,读者的再创造”(同济大学教授冯纪忠语),正是通过诗意的朦胧、整体的把握、直观的体会和领悟,也许我们可以从中找出天人合一,情景交触的审美型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和当代非理性思潮的契合点。再回到篇首,我们提出关键是对建筑的本体要有源于自己本心的认识,那么,建筑学究竟应该呈现怎样一种本体论呢?这里想借用路易斯·康的一句话:“玫瑰花要做玫瑰花……学校要成为学校”[8],如此而已!

顾晓伟: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博士研究生

参考文献

1,[英]查尔斯·詹克斯.后现代主义建筑语言.李大夏 译.北京:中国建工出版社,1988.4
2,[法]勒·柯布西埃.走向新建筑.陈志华 译.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1.120
3,吴焕加.百年回眸——20世纪西方建筑纵览.世界建筑,1995(3):52
4,曾奇峰.建筑与场所.同济大学硕士论文,1993.39~40
5,[意]阿尔多·罗西.城市建筑.施植明 译.台湾:博远出版公司,1992.12~15
6,汪丁丁.游戏,意义,知识结构……不是综合的综合.读书,1995(9)
7,沈克宁.建筑现象学理论概述.建筑师,1996(6):91~111
8,John Lobell. Between Silence and Light,——Spirit in the Architecture of Louis I Kohn, U.S.A, Colorado. Shambhala Publication Inc, 1979.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